IMG_6654.JPG
 

 

 

Breakfast after I Die

 

 

 

When: 08/13/2017

Where: 100 bogart st, Brooklyn, NY

Venue: AMPLIFY Closing Party BY The Creators Collective

Creators: Rourou Ye (China)/ Hyung Seok Jeon (Korea)

 

在上周日刚结束的 amplify 闭幕仪式上,旅居纽约的中国舞蹈编导叶柔柔和旅居纽约的韩国戏剧导演Hyung Seok Jeon 共同出演了他们的首个合作作品 死亡后之早餐 (Breakfast after I Die), 在场观众表示很喜欢 。

 
 
 
left side:Rourou Ye  Right side: Hyung Seok Jeon

left side:Rourou Ye

Right side: Hyung Seok Jeon

 
 

 

Rou: 这个作品是我和我合作者用3周时间在这这个画廊里创作出来的。 我当时正好得到了The Creators Collective组织的艺术家驻村机会,所以我可以在这个画廊里面工作3周。 当我得到这个机会,我立即给 Hyung Seok 打了电话,我跟他说我想要和他一起创作一个作品。他是一个很有才很棒的戏剧编剧和导演, 我一直都很喜欢他的作品。 他的作品很深刻,很哲学,很慢,感觉像品茶。

 
 

我们都在sarah lawrence college读的研究生。 他学戏剧,我学舞蹈, 平时关系就一直很好。我们喜欢一起聊天,聊亚洲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差异,聊亚洲人和西方人情感表达的不同,聊生活在异国的感受,聊生命的价值,聊孤独,聊死亡。

 

一天半夜我给他发短息说“FYI, I always want to make a piece that named The Life after I Die.(供参考,我总是想着要编一个作品,名为:死亡后的生活)" 他早上回复我的信息说:“How about Breakfast after I Die?(死亡后的早餐如何?)”

我们围绕生活和死亡展开了我们的创作。我们要在正是进入画廊排练前先聊几次天。在第二次咖啡厅见面时,他说有时候,他觉得人生就是是在玩Jenga(层层叠), 你不停的把积木往上搭建,但是你搭的越高,就离倒搭越近,等倒塌了,那生命也就结束了。作为一个舞蹈编导,这个Jenga的想法在我的脑子里引申出了无数的可能性。 它不只是可以往上叠, 它也可以用来排成一条路,或者,被搭建在身体是,又或者,可以搭建成别的东西。

 

 
 
 

Rou: 我们就是想要让这个作品很真实,所以我们真的就是聊天,我们也不说要聊什么,演出的时候也是即兴发挥的。因为我们就是想要让一切都很自然。在没有剧本的情况下,我们的对话是不做作的,也没有心理准备的。你永远不知道对方要问你什么问题,他也永远不会知道你会回答什么,直到发生的那一刻。 我喜欢这种自然和真实的感觉。 这是真正的聊天。这是真正的身体剧场。

作品的一开始:就是两位好友边玩层层叠,边聊天。

作品的一开始:就是两位好友边玩层层叠,边聊天。

 
 
 

Rou:整个作品的结构和空间的设计是根据这个画廊的结构而定的。因为我做的是现代艺术。不是所有的作品都可以在剧场跳的,也不是所有的舞台作品可以在画廊跳的。我的作品要在画廊演,那么它得和这个画廊有关系。这就像你租多大的房子买多少家具一样。还有就是要考虑到到时候观众是站着看的,画廊是不会给提供座位的,那我该如何设计我的作品。 这个画廊是长条状的,有两个空间。一个主展厅,挂满了画;一个次展厅,里面有两盏我很喜欢的灯。

 
 
IMG_6489.JPG
 

Rou: 主展厅有阳光直射,副展厅相对较暗。这营造出了电影里蒙太奇的感觉。这个也是我最喜欢的片段之一。

 

 

我对这个灯光有独特的感情。第一天排练的时候,我就对Hyung说,我想要在这个灯光下编一段舞。

我看着灯光,我说:

 

I am Looking at the light,

The light feels like another place,

a place that does not belong to me.

I am looking from the inside to the outside,

I feel scared. 

I think I should just stay here,

away from the light, away from the place.

 

I am looking at the light,

The light feels so bright, it's so bright, it's right there.

It's so close to me, it's so far away from me,

Far away, so far away....

 
 

Rou: I liked my improvisational speach when I was looking at the light. It's not random, It's subconscious. It's something I've been thinking about. It is something that is excluded, self-isolated, or lost one's way, It's something that is extremely lonely.